Consultant

members login

最新

乐冰:《南海我的祖海》流着眼泪写下的诗歌

2017-11-25 05:39

  4月31日,我省作家、诗人乐冰的诗歌《南海,我的祖海》在网络刊发后,立即引起网民极大关注。同时,该诗5月15日登上《新诗经》和腾讯微博联办的中国诗歌“封神榜”头条,这一天还被定为“乐冰诗歌日”。6月5日,南海网记者就该诗创作采访了作者乐冰。

  “我是南海养大的汉子/南海是我们的祖海/我们的祠堂、神庙在此/清明,别人可以到坟头/为祖烧纸、/我却面朝大海/上香、跪拜”,这就是海南作家乐冰的《南海,我的祖海》。可以说,没有什么比得上人们对家土的思念和热爱更加深刻浓厚,在这首诗中,作者以诗歌的形式,表现海南渔民祖祖辈辈在南海劳作,“是海南渔民的祖海”。

  据了解,中国诗歌权威网站中国诗歌流派网4月31日刊发了海南作家乐冰的诗歌《南海,我的祖海》,一个月时间点击量突破1.5万人,有1300多位诗人(次)跟帖支持,安徽、、湖南、四川、广东等地诗人还纷纷撰写评论,给予好评。

  此诗一经发表,立即引起网民极大关注,登上《新诗经》和腾讯微博联办的中国诗歌“封神榜”头条,这一天还被定为“乐冰诗歌日”。这是海南省诗人首次获此殊荣。各地诗人还纷纷撰写评论,给予好评。广东诗人“如果累”在《南海,我们的热爱与疼痛》评论中写道:“乐冰的诗歌《南海,是我们的祖海》承载着我们的热爱与疼痛,溅涌着不安与焦灼的涛声。当我们面临外寇,并且已经没有退时,所有的中国人,都不能再沉默下去了!”

  “《南海,我的祖海》充分体现了诗人乐冰的敏锐和前瞻思维。无疑会引起更多人产生共鸣和呼应。”湖南诗人水云生在评论《面朝大海,用诗歌说话》中说。

  有网友评论该诗“深情感人,浓浓的情愫包蕴在流畅的诗意中”;“脊梁不能弯,海疆不能让!欣赏诗人乐冰的爱国情怀”;“责任感来自民族、国家的利益。这是诗人长期在内心的一种震荡。没有这种对祖国、民族深深热爱的人,产生不了这种呼应。感谢生活在这片热土上的人民,是他们给了诗人锐利的视角。”

  一首180多字的诗歌为何会受到如此巨大的关注?乐冰告诉记者:“我住在南海边,我有责任写写南海,尤其是在南海目前发生危机的情况下,作为中国诗人我更应该表明态度。”作者的态度也是千万诗人和网友的态度。这当然都源于强烈的爱国之情。

  乐冰说,这种时政类的诗并不好写,写不好就成了、口号。“我只能从细小处入手,把自己也容纳进去,这样便于表达感情,作品也容易打动人。我想到有一段时间,我曾经在海南琼海市潭门港一个渔村体验过生活,认识不少渔民。渔民大多数时间在海上生活,很朴实、很豪爽。我们常在鱼排上大碗喝海南本地产的地瓜酒,说着心里话。我印象最深的是他们说过:南海就是我们的祖海。由此,我的灵感一下子打开了。”

  他说,“自古行船半条命”,海南潭门港的渔民世代相传着这句话。海上的风浪、暗礁、海盗和冲突,对于绝大多数人只是新闻,对他们却是生活的一部分。为了生活,不少渔民葬身大海。女人们守寡辛辛苦苦把孩子养大,又送回大海继续生活。他们一代又一代以大海为生。他们的后人想念祖先的时候,晚上就在海边点几柱香,烧几把纸钱,向大海倒几杯酒。乐冰说:“在南海黄岩岛捕鱼的中国渔船,几乎都来自海南省琼海市潭门镇。南海,正是潭门渔民赖以为生的地方。据农业部南海区渔政局不完全统计,1989年至2010年,周边国家在南沙海域袭击、抢劫、抓扣、枪杀我渔船渔民事件达380多,涉及渔船750多艘、渔民11300人。其中,25名渔民被或,24名渔民被打伤,800多名渔民被抓扣。说到这里,我对这些渔民肃然起敬,如果不是他们世世代代在黄岩岛、南沙等南海广大海域打渔,有谁知道谁能证明那些地方是自古至今,世世代代是中国的啊?”

  “在目前南海危机的情况下,我们更应该通过各种方式宣誓主权。南海是中国的领海,绝不能丢失,更不能在我们这一代手里丢失。”乐冰深情地说。

  所以,诗人认为,既然是祖祖辈辈生活的地方,“不是祖海那是什么?”题目定下来后,诗人的诗情随着这片爱而流淌。

  诗人乐冰,笔名许仙,中国人民大学毕业。发表作品100余万字。已出版长篇小说《再见吧,情人》、散文集《纯真与浪漫》、诗歌集《夏娃的》等5部,作品被收入多种文学选本。现为海南省作家协会会员。

  作为一个生长在内地,工作在海南多年的诗人,乐冰认为,在目前南海危机的情况下,“我们更应该通过各种方式宣誓主权。”他说,南海是中国的领海,绝不能丢失,更不能在我们这一代手里丢失。“我们不要小看那些珊瑚小岛,它不仅是渔民歇脚的地方、避风的地方,更是我国的神圣领海所在。茫茫大海,所谓立锥之地就是这些小岛了。每一座小岛,都有中国渔民悲欢离合的故事。常言道:靠山吃山靠水吃水。每年,中国都在南海休渔至少三个月,并且花巨资投放大量的鱼苗,为的就是好我们的祖海。”

  4月的一个星期天早上,如往常一样,乐冰打开电脑看新闻。关于黄岩岛的新闻令他“感到很郁闷,原本是我的土地,是我多少祖祖辈辈渔民打渔的地方,怎么现在还有人来捣乱呢?”当时诗人荡漾,一口气便写就这首诗歌。他说:“多年来,我听说过不知道多少遍关于我祖辈在南海生活的故事,听到过很多关于渔民的奋斗传奇。这片海,寄托着不知道多少人的思念。”“我常常自己独步行走在海边,看着浪涌沙滩的海岸,看着碧波荡漾的南海,心里总是涌起澎湃的心潮,那份和深情,应该是一位中国人的古老情感吧。”乐冰由衷地说。

  或许有了这种深情及,在这首诗歌中,诗人“是一边流着泪,一边写下在首诗。”

  诗人艾青曾写道:“为什么我的眼里常含泪水?因为我对这土地爱得深沉。”乐冰在写这首诗的时候为什么总“流着泪”,那是因为他对哪片海有着无尽的深情。

网站统计
RSS